金源期货

欢迎光临安宁股票论坛 网! 设为股票配资 | 加入股票网
 
A1副本.jpg
您的位置:安宁股票论坛 网 > 正文

小说:行天符首发

黄径行吐血,连忙的往外爬,可是,水汽贴住肌肤,竟然一下子冻结,变成一层冰,心一沉,黄径行手脚僵硬一下子停住,可是,柴火原本已经不旺,却又忽然的一下子窜起。

  蒋涵一怔,抬眼,目光投向白芷,可是,白芷躺着,背对着她和黄径行,却沉静,什么都没说,一动都不动。

  冰融化,黄径行感到暖热,连忙的往外爬,可是,出来,白芷一扭身,却说:“难道,你不睡?”

  黄径行一怔,哭——谁,死还差不多,不过,还是扯动嘴角,干笑一下,说:“我想上网聊聊天——”可是,一伸手,指尖碰到笔记本,可是,笔记本表面却布满水汽一下子冻结,黄径行一惊,目光转向蒋涵,蒋涵阴笑一下,可却什么都没有说。

  无可奈何,黄径行一转身,走近柴火蹲下,白芷说:“冷?”

  黄径行一点头,说:“当然——”

  白芷说:“要不要喝酒?”

  黄径行一怔,说:“当然——”

  白芷伸手,摸出一瓶绿茵陈,回手一扔,说:“给——”

  黄径行伸手,啪的一下接住,可却不认识,说:“薄荷酒?”

  白芷说:“不是——”

  黄径行拧开,灌了一口,不由的一怔,说:“可,可真是太,太烈了——”

  白芷说:“是白干做的底子,泡的茵陈——”

  黄径行说:“茵陈是什么?”

  白芷说:“是野草,初春,出嫩芽,正月里,叫茵陈,到二月,就叫叫做蒿子——”

  “可是,你干嘛拿野草泡酒呢?”

  白芷说:“这野草南方没有,生长在北方,还有阆风之台。”

  灌下一瓶绿茵陈——虽然,不多,倒出来,最多只有一茶杯,不过,却足以杀水去湿,黄径行起身,手拿着瓶子,走近白芷,往前一递,说:“多谢你的绿茵陈。”

  “可是——”蒋涵冷笑一下,却插话,说:“茵陈可还有白的,要不要我也泡酒给你喝?”

  出门,一阵叽叽喳喳的鸟叫声传来,黄径行抬头,目光投向天空,瓦蓝瓦蓝的,白云浮动面包似的,抬脚,黄径行一步迈出,可是,落下,一惊,却又连忙的缩回。“怎么?”目光一转,投向脚下,黄径行汗毛乍起,冒出一层冷汗一下子冒出,近前一直到远处爬满了蛇,露水大到处都分布着蚂蟥。

  “没事的?”白芷连忙的一摆手。

  黄径行吐血,说:“蛇还没事啊?”

  白芷说:“已经不能算是活的了。”

  “什么?不能算是?”

  “是啊——”白芷一转目光扫向蒋涵,说:“故气怎么来的?蛇和蚂蟥都已经变成伏尸了吧!”

  蒋涵咳嗽一声,说:“谁让附近尸体不够多!”

  迈步往前走,不过,黄径行还是战战兢兢的,翻过***岭,穿过***沟,一直到***门,阳光透过山林缝隙落下,照射在草上,露水退去,不过,黄径行,连同白芷和蒋涵的裤脚却早已经湿透,黄径行说:“我去拧一下。”一转身,径直走进齐腰的草丛,蒋涵一瞥,懺念一动,黄径行脱下裤子,无数蠓虫啪的一下一下子飞落,一惊,黄径行顾不得太多,连忙的完全一窜,冲出草丛,不过,幸好还穿着大裤衩,蒋涵一笑,幸灾乐祸,说:“怎么,拧一下,可还真快呢!”

  穿上裤子,黄径行愤恨,目光一转直射向蒋涵,可是,啪的一下撞到蒋涵的,黄径行一颤,却又不由的害怕,目光连忙的一转,可是,一口恶气憋着,却又实在让他难受,不甘心。

  山路光影斑驳,枯枝零落,到处石头绊脚,黄径行在前走着,深一脚、浅一脚,遇到一堆碗口粗细的树木东倒西歪的堆叠在一起,黄径行爬上去,一伸手,说:“美女,我拉你——”

  白芷一伸手,搭住黄径行的,黄径行握紧一拉,白芷借力,爬上树,黄径行转手,递给蒋涵,琢磨一下——豁出去,摔一下,也要拉上蒋涵当垫背,狠狠地报复,啪的一下,蒋涵伸手,搭住黄径行的,黄径行手紧握住蒋涵的一拉,蒋涵借力,可是,猛地一下,黄径行却又往前倒,一惊,蒋涵连忙的往后一退,脚落地,啪的一下子站稳,黄径行坠落,啪的一下,脸重重的撞到地。

  蒋涵一哼,说:“让你犯坏——”

  黄径行起身,咳嗽一声,强词夺理,说:“犯坏?谁啊?”

  蒋涵说:“怎么还不承认?”懺念一动,枯枝腾起,忽的一下一层层的紧裹住黄径行。

  黄径行哭,连忙的挣扎,可是,枯叶依旧紧紧地裹住,让他根本没办法挣脱,窒息,黄径行踉跄一下,不由的往前栽倒,可是,啪的一下,白芷一伸手,却又连忙的扶住,冷眼,目光犀利投向蒋涵,气势压迫着蒋涵,让她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,不过,还是倔强,说:“自己解开呗——”

  可是,白芷一哼,懺念一动,无数斑驳的光影飞起直奔向蒋涵,蒋涵一惊,气通神境,指尖精光乱闪,啪的一下射出直奔向光影。

  “啪——啪——啪——”一连串爆响,光影破碎,可是,显出一团团“火翳”却又依旧直奔向蒋涵,蒋涵汗,说:“犯得上吗?竟然连‘火翳\’都使出来——”气通神境,寒冰飞出啪的一下拦挡住“火翳”,可是,白芷懺念一动,寒冰哗啦一下却又粉碎一下子坠落,“火翳”往前一下子飞出直逼向蒋涵,蒋涵后退一步,忙说:“好吧——”懺念一动,枯枝哗啦啦的一层层落下,黄径行张大嘴,呼呼地粗喘,脸色早已经惨白,“火翳”啪的一下消失,白芷放开手,迈步径直往前走。

  黄径行紧跟,不过,擦肩而过,目光一转投向蒋涵,眼眸还是不由的一瞪。

  蒋涵一哼,威胁,说:“再瞪我,我让你眼睛跳出来爆裂。”

  一惊,黄径行连忙的目光一转,爬上树,翻身,往下滑,啪的一下脚落地,轰的一声响,天雷炸开,树木断裂,渣滓飞散,黄径行连忙的往前一窜,扭头,目光往后扫,蒋涵踱步,走过树木断裂形成的缺口,说:“只顾自己走,也不股票 拉我一把。”

  黄径行汗,说:“没拉你一把,你也犯不上使用天雷吧!”

  蒋涵一哼,不以为然,说:“使用天雷怎么了?”

  “只为开路,使用天雷,是不是太暴力?”

  “可是——”蒋涵一扭蛮腰,娇柔,说:“我就是喜欢暴力啊!”

  一路上坡,黄径行走着,越来越累,三人谁都不说话,只有鞋底踩着路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,来到一处遗迹,阳光照在石头台阶上滚烫滚烫的绵延向前足有几十里,黄径行好奇,说:“这以前是干嘛的?”

  蒋涵嘴快,说:“是阴景天宫。”

  白芷一怔,不由的愠怒,目光一转投向蒋涵,明眸狠狠地一瞪。

  黄径行说:“阴景天宫是什么?”

  蒋涵一笑,连忙的打马虎眼,说:“其实,什么都不是——”

  迈步走上台阶,黄径行不由的身热恶寒,蒋涵一怔,说:“怎么,你恶业——”

  黄径行一怔,说:“什么?恶业?”

  蒋涵按耐不住,说:“这是‘冥路\’,恶业深重,相应的,遭受的劫难就会多——”

  “什么?冥路?”黄径行惊诧,眼眸不由的瞪大,说:“难道,这是去——”

  “不?”蒋涵连忙的一摆手,说:“没看到,都已经荒废了?不过,你走上去竟然还会身热恶寒说明你恶业实在太深重。”

  汗,黄径行说:“除去铲掉白芷栽种的木槿花,我真的没干什么坏事啊,再说,这还是我们总经理派遣我干的——”

  “可是——”蒋涵手指竖起一摆,说:“除去今世,还有前生,前生哦——”

  走上阴景天宫,黄径行四处张望,地面布满枯竹枝,比起一个足球场还要大不少,残墙立着长满苔藓,走近,拨开,露出一块块巨大的石头。

  “原来——”走近一处断墙,黄径行注视,揣摩,说:“应该有五层吧!”

  可是,白芷一瞪明眸,却厌恶,说:“没有原来,现在该走了。”

  沿着台阶,三人迈步继续往前走,黄径行张望,不远处,山梁上,到处是山洞,好奇,说:“是干嘛的?”

  白芷不耐烦,说:“存放粮食的——”

  黄径行一摇头,说:“不信——”

  白芷恼恨,冷眼一瞥,说:“山洞不易进水,方便存储粮食,难道,你不信?”

  来到一处断崖——滑溜溜的,让人几乎没办法下脚,黄径行抬脚落下歪歪斜斜的勉强站稳,伸手,往前一递,说:“来——”

  白芷伸手,搭住黄径行的,握紧,迈步往前走,可是,忽然的一下,黄径行魂识破乱,竟然一下子栽倒,爬起身,黄径行额头冒出一层冷汗,白芷站着,目光清冷投向黄径行,说:“是不是可以走?”

  黄径行一点头,说:“当然——”迈步踉踉跄跄的,连忙的往前走。

  蒋涵紧跟,眼眸死盯住黄径行,来到一条河,实在无路可走,黄径行说:“要不,我找枯木搭桥?”


更多精彩:
http://ssuu.cc

配资官方网 简介 | 版权声明 | 配资开户 我们 | 在线配资 | 工作邮箱
股票论坛 刊载许可:国新办发函[2003]01号   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:(宁)字第056号
主管单位:安宁市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:安宁股票 社 
Copyright © 2003-2014 安宁股票论坛 网 All rights reserved